一間小小的藝術館正舉行著展出,眾多的相片被掛在一個個的展區,當中不乏知

 

名大師的作品,因此吸引喜愛相片的人來觀賞。在「其他作品」的展區中,一張

 

相片靜靜地掛在牆上,一個普通的角落,這並不是什麼名師作品,更沒有發人心

 

省的故事,也不是爭議性的題目,有着的是照片中的一滴水,一滴普通的水,在

 

下雨天能看見、在清晨的山上能看見,另外,在人的眼睛裏也能發現,一隻充滿

 

淚水的眼睛。

 

 

這滴水,在黑色的背景下,因為這種黑色,看到照片的人會有傷心欲絕的感覺,

 

黑壓壓的顏色好像要把人的感情消滅。但照片中的一滴水卻成為化解黑暗的一切

 

,無色中透有淡淡的藍,調和太多的傷心,這照片仿佛正照着一個人的內心,先

 

出現的是絕望,後來出現的是一種釋懷。

 

 

一片黑色,一滴水,並不能吸引人的目光,人們只是輕輕的與他察身而過,有時

 

會有想充當懂相片的人站在這照片前,靜靜地看着,但這張相片沒有深刻的主

 

題,也沒有傑出的拍攝手法,站在照片看過一會兒的人,在看到下一張前已經忘

 

了,這張「照片」不應在這裡出現,它應放回原本屬於它的地方,放在女畫家的

 

木架上,旁邊放着一枝枝的筆和顏料,以及一個模糊的男子身影。這不是一張照

 

片,而是一幅被人當作照片,登峰造極的畫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仙狐懷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